抹茶虾

写了东西才知道天哪评论是我真正想要的

我有一句话 Ver.李泽言
女方表白


ooc!


轻拍轻拍


感谢各位看官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 ¨̮

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

一个脑洞:如果白队和女主一起去玩生存游戏了 就是那种除了子弹和真枪没啥区别的 然后又模拟场地的比赛

觉得两人不管是敌是友都能擦出激烈的火花啊

“这位小姐,你被俘虏了。”
“但是,是你赢了。”
“我的心,早就被你....”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

[恋与] 22点之后 李泽言X你

虽然标题像车但不是
ooc属于我
ssr终将属于我
第一篇文不太好把握
请各位李夫人一定要提建议啊!!!
小学生文笔救命
来吧来吧我好紧张





22:08
拥有一位养生系女友的华锐总裁表示,分不分床睡真的是一件很令人纠结的事情。

早在四十分钟前就钻进被窝的你,靠着柴犬抱枕,痴痴地欣赏着手机上各路小哥哥的美颜。心满意足后,才悄悄赤脚走进书房,绕到他身后,一手搭上他的肩,一手抬起他的下巴,在令你心醉的眉眼处落下轻飘飘的一吻:“晚安,别熬太晚了哦。”果然还是我的先生最好看了。华灯尚未褪去,先生身上清冽的气味是那样是你宁静,安心。“嗯,白痴夫人明天也要晚些起床啊。”柔顺的发垂下来拂过他的面庞,被他轻绕在指间摩挲,被他牵至鼻尖轻嗅。

带好房门,关掉顶灯,你再次将自己送入床铺的怀抱。4:55 5:00 5:05——熟练地划开了预定的闹钟,将铃声调到53%,咔嚓一声锁定屏幕,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渐渐坠入梦乡。

23:34
李泽言穿着深灰色的浴袍走出浴室,用毛巾擦拭着发梢滴落的水珠。他小心翼翼地推开你的房门,客厅的灯光微微勾勒出你的身影,意料之中的豪放睡姿映入眼帘。他认命般地摇摇头,俯下身拾起被你踢落的被角。“幼稚...小孩子一样,”他喃喃着,将被子掖好,“...真是我的小姑娘。”

1:03
合上笔记本,关掉暖橘色的落地灯,你的李先生终于处理完了公务,摸上自己已经干爽的发。他的加班并不是每天都有,但你的工作几乎都是在每天清晨时分开始着手的。
一开始李泽言很是不满于这种错开的作息,但更抗拒的是因为这种作息而要跟你分房睡,因此没少跟你闹过别扭。

直到那次他在你身边被四点五十的闹钟惊醒,又因为前一天晚上不关闹钟的诺言只得烦躁的坐起来,拧着眉看你在十分钟后才咂咂嘴巴揉揉眼,悠悠醒了过来。

07:19
你并不喜欢把米色的窗帘拉的严丝合缝,这样的话,不管是深夜中的霓虹绚烂,午夜里的星辰明灭,还是破晓时的朝晖流淌,都能在你离开梦境后的第一时间进入你的眼眸。这是陪伴你的城市。你也喜欢同她,同这座城里的每个人慢慢成长。

而今天映入眼帘的,却不是那一如既往的景色。不,准确地说,是更加打动你的景色。自家先生正靠坐在身边,一手被你圈抱在怀里,一手在笔记本上敲敲点点。阳光落在他细密的睫羽上,环绕着他的周身,画出暖融融的轮廓。他专注的眼眸中倒映着荧光,眉间微微蹙着,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上简洁的银色戒指反射出洁白而明亮的光——一如你颈间用银链串起的那枚。你不敢有所动作,只是直直的看着。真是天使啊。你如是想到。时光要是在此刻永远静止该有多好。

7:25
“所以,为什么关我闹钟。”你枕在先生怀中,语气里毫无气愤,更像是撒娇一般。“因为我...不止想在周末才能跟夫人同床共眠啊。”李泽言的下巴抵在你的发顶上,说这种话的时候,他不想让你看到他脸上的表情
。李先生真是我的大可爱啊。我一个人的。你这样想着。突然的一记直球,惹的你脸颊怕是跟他的一样烫,一时不知应该说什么才好,只得窝在他怀里深深地蹭蹭,像猫儿一样讨好。

“那,泽言,我给你做早饭吧。”
“如果你有兴致的话可以中午再做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“泽言...”
“还有,咳,如果你还想去游乐园的话,今天可以陪你。我也帮你请了一天的假。”
“泽...泽言...”
“李夫人啊,”他轻笑了一声,拉出怀中的你,黑曜石般的眸子中只有你的脸庞,“如果这种程度就被感动到了,以后可怎么办啊。”

这次换你不想让他看到表情了。

“结婚吧,我的,李夫人。”





23:48
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秘密,李泽言顺利的撤销了你手机上那响起来如同鬼哭狼嚎的闹钟,轻轻躺在你的身侧,从背面搂上你的后腰,在你细腻洁白的后颈上落下一吻,将微红的脸埋进你的颈窝。

4:26
李泽言被你结结实实的一脚踹醒了。不好发作的他在朦胧睡意中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气,为肇事者轻轻盖好被子。望着在好梦中嘿嘿傻笑的你,他犹豫片刻后拿起手机,记录下了你的睡颜。“白痴...”他怕弄醒你,不敢碰你红扑扑的脸颊,只得轻抚那一张张被定格的照片,勾起嘴角你最喜欢的弧度。

他望着窗外尚未泛白的天,暖橘色的灯像火苗一般在人们心中驱逐那夜的寒冷。手指轻敲屏幕,好看的眉又挤在一起,眼神在你和屏幕间来来回回。

“反正你没睡,教我说情话。”
收件人,许墨。








每时每刻
我的白痴夫人,偶尔也需要奖励。









4:41
「不行,太直白了。」
「是嚒,那可真是难倒我了呢。」
「...」


毕竟爱这种东西,总是明说出来反而就失去它本身那种美好了吧。是吧。